在李孝利夫妇曾经隐居的涯月邑生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


移居于岛上,是“别处生活”的一种。所有岛屿上的故事似乎都是从浪漫美好的向往开始,渐渐通向对自然的更深入的认识与身体力行的尊重。正如在“岛生活”大专题中曾采访的一位“旅居岛人”戴娣,有限岛屿的生活给了她另一种无限人生的启发。



🌊...🏝...🚲



住在岛上,对于一个喜欢在“限制”中获得幸福感的人来说,是十分美妙的……每当我在漫长的冥思中觉醒过来时,周边是被绿荫围绕的花岛。此时我骋目远方,将清澈晶莹的水域、美好的堤岸都融化在我的想象之中,而当我完全能意识到周围的一切时,简直分辨不出想象和现实之间的分别。

——让-雅克‧卢梭《圣皮埃尔岛上的欢乐》



戴娣

设计师

2008年创立服饰家居品牌OSHADAI

十年后放慢生活旅居于济州岛


当戴娣跟着Mobe夫妇第一次进入涯月邑海边的村子,就喜欢上了这里,并很快决定在此安家。“当时就很明确觉得,我想在这里,在岛上生活。”


有那么十年,在上海新天地刚刚成为热门地标时,临街的服饰家居设计师店OSHADAI是每个游客必经的手信店,在圈子里小有名气的设计师戴娣就是它的主理人。

几年前,她在上海莫干山路M50租下了一间更大的工作室,也将新天地店“复合”了进来。一段过渡期后,OSHADAI撤离了“坚守”六年的上海新天地,同时戴娣也开始在对设计与生活的思考中,寻找起一些“外延”的可能。她决定,去岛上看看!

“离开现有生活的包裹,放慢节奏,大多数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吧~”她在自己的公众号上这么写道。




🌊
初见涯月邑
白色、爱与自由

2017年初,是戴娣第一次踏上济州岛,那一次旅行,她是为了来看认识多年的韩国摄影师Mobe。前一年,摄影师从定居了十几年的上海搬离,在济州岛涯月邑的海边买了块地自己盖房。

而涯月邑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韩国影星李孝利、李尚顺夫妇在2013年结婚后决定来这里“隐居田园”。

△ 图/网络


那几年,就连出租车司机都能熟门熟路送你到明星家门口拍照,高频率的“骚扰”让影星夫妇俩在三年后被迫搬离,附近的村子才慢慢重归安宁。

关于对济州岛和涯月邑的第一印象,戴娣用“白”来形容。“岛上的生活很特别,是白,像爱;没有过多的声音,四周也没有很多人,突然就可以很专注了,也不着急和慌张,感觉很自由。”


她把城市的人群景观称为“游戏机界面”,每个人都争分夺秒,有种“血快不够用了”的紧张。但在岛上就不会,因为地理和心理上你已经被“困”在了远离大陆的地方。

也因为如此,最近戴娣为一些朋友和客户定制了名为“三日为期”的“微生活”项目(主要针对都市女性),全程还有Mobe为到访的客人进行跟拍。

“三日为期”首位体验客人,和戴娣一起度过了自然、有趣而轻松的三天

“三天刚刚好,有事业有家庭,但我们也需要自己的时间与空间。”才几个月的时间,项目已经接受了好几拨客人的预定。



🌊
陆地共享一台服务器

OSHADAI 2018春夏系列就出现了“济州之恋”,秋冬会陆续推出的是“济州小森林”系列


从今年6月正式启动项目来,一年中有一半时间戴娣是在岛上度过的,这导致OSHADAI最近几季的设计灵感都来源于岛屿、森林海洋,还有著名的汉拿橘。

从自然资源来讲,这座火山岛唯一缺的就是淡水资源,所以当地人对汉拿山格外崇敬,被尊为“神山”。山上严禁建房,以保护为数不多的蓄水潭。

“岛民和大陆上的人外貌、性格、脾气和关注点完全不同,比如在上海,办公室里我们讨论最多的就是午饭外卖叫哪家啊?你穿了双好看的鞋子,哪里买的?可岛上呢,人们见面聊的是,今天有没有在海边钓鱼?你看那谁家的蔬菜种得太好了……


有朋友问戴娣:工作了那么多年,突然要搬到岛上生活,是想休息了?“其实我比在上海还忙。”

她指了指家里客餐桌上一台与上海办公室共享服务器的笔记本电脑,工作日的每天她仍有超过8小时的在线时间,几乎拷贝了上海时间。“可不知怎么的,再忙,也不吵闹,周围特别安静,连这个服务器也是安静的。”


在岛上“下了班”,戴娣又迅速地进入了“玩”和“社交”模式。因为还没换到驾照,她可能会和朋友在吃完印度菜后,在高速公路上走1个多小时回村。

又或是晚上10点跑去同村的一位雕塑家的家里,再吃顿意大利面,去看看摄影师又从海边“捡”了什么垃圾回来,是动手做成了椅子还是茶几?天气好的时候,几个人还一起开车去汉拿山上等流星……




🌊
『零生活垃圾』并非伪命题

每次要离开济州岛回上海,戴娣都会交给Mobe夫妇一只袋子,那里面是她自己处理不掉,或者还没来得及扔的垃圾。因为Mobe有垃圾焚烧证,每个月会有几天,他可以在自家的院子里焚烧一些难降解的垃圾。

当地政府对于岛上居民的生活垃圾,有着近乎苛刻的丢弃要求,一周里每天能扔垃圾的种类不同,允许扔的时间段也不同,所以细分垃圾变成了每天必须要做的事。


“刚住进涯月邑时,有一天晚上9点多去扔垃圾,竟然有督察员从不知何处钻了出来,要求检查垃圾袋,发现里面有个食品包装袋,塑料的。她说这个不属于今天可以扔的,今天只能扔非包装袋的塑料。”

说起这个经历,戴娣的脸上还保留着当晚的复杂表情,“那次被罚后,我背出了每周七天可以扔什么的口诀:一三五扔塑料,二六日扔其他;啊,每周四,万能日,塑料包装可以扔,纸张也可以扔!”她咯咯笑起来。


正因为“垃圾难处理”,现在每次去超市买东西,她绝不会过量购买,因为“过期了很麻烦,要扔啊”,当然,don't buy list里还包括了塑料包装袋的食品。

“以前很难想象所谓的不生产垃圾的生活,现在觉得完全可以啊,只要在买买买前多思考一秒钟。



🌊
岛上的『斜杠』人生


一次Mobe和戴娣聊天,他用“好看”来形容上海的生活——这好看更多是给别人看的。

“而济州岛上的人都不怎么‘好看’,相反还经常会看上去‘脏兮兮’的。没办法,要干活呀!要焊接、做桌子、种菜、刷墙、钓鱼。”因为要装修房子,戴娣惊奇地发现,这村子周边的文艺工作者,个个都是“斜杠”中青年、生活的一把好手。


“给我设计房子的建筑师主业是一家烘焙咖啡豆的老板,装浴室玻璃门的原来是健身老师,做涂料刷墙的是雕塑家,还曾在首尔开了8年的西班牙餐厅,做得一手好吃的海鲜饭,今天和着面粉的手,明天可能就要去和水泥……”

这让初来乍到济州岛的戴娣产生了“自卑感”,本来其实动手能力还算不错的她,却因为惯性,老在希望一个电话就有面包送上门,一个下单牛奶和蔬菜就送到家了。


如今,她把跑步和买面包有机结合了起来。因为在当地市集上发现邻村有一爿很小的面包店面包非常好吃,想吃了,就撒开腿跑,来回四五十分钟去买一袋面包,还和店主夫妇成为了朋友。他们告诉她,同村有个不错的渔具店,那里的鱼钩会更容易钓到鱼。

因为跑步路过一座漂亮的建造到一半的房子,经人介绍,她才发现里面住着一位看上去斯文、年轻、书生样的年轻男人,这房子是他四年里自己徒手造的。戴娣笑着说:

 “你就是突然之间,
 发现人被‘框’在了一座面积有限的岛屿上,
 可他的能量却无限了。


原文刊载于《LOHAS乐活》杂志
2018年10月刊
文丨曼底 图丨Mobe
未经允许 不得擅用图文


扫码加入乐活官方粉丝群

好礼等你来拿~







环保|自然|简单|健康

更多 悠然生活点击下方图片阅读



隐居山林的90后姑娘,用6W造出300平米的家



一对夫妻现实版“向往的生活”


直接点击图片订阅吧

*本站内容欢迎分享,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内容来自本站,但拒绝有商业目的的转载!

上一篇
中国人抛弃在“坟场”的共享单车,他花15美金买下来,圆了10000个孩子的上学梦!网友:这就是差距!
下一篇
『边吃边瘦』真实存在吗?看看这份日本健身教练的控糖减脂秘籍!
文德斯 2019-08-15 03:13:43
十年后放慢生活旅居于济州岛
2019-08-15 11:10:38
移居于岛上,是“别处生活”的一种。所有岛屿上的故事似乎都是从浪漫美好的向往开始,渐渐通向对自然的更深入的认识与身体力行的尊重。正如在“岛生活”大专题中曾采访的一位“旅居岛人”戴娣,有限岛屿的生活给了她另一种无限人生的启发。

说点什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