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活专栏 | 黄玉洁:在世界尽头呼唤莼菜


我忍不住多嘴问了店主这个莼菜是不是杭州的,“不高兴”这种不该出现在营业厨师脸上的表情奔涌而出:什么杭州啊,这里都是北陆的食材呢!

黄玉洁2003年开始童话写作,2008年开始日本茶道、花道学习,获得小笠原流煎茶道教授资格。出版童话《我的妖怪培养计划》《小桃花源的咒语》。记得一年夏天,从东京车站乘坐北陆新干线经富山到金泽。这条路,是江户时代加贺藩前田家督,每年二次往返的大名从藩国至江户拜谒将军述职的“参勤”“交待”之道。对于精神被烙印了谷崎润一郎名言“不想去比京都更远的地 方”的我来说,金泽,宛如精神世界的尽头。何以解忧,当然还是美食。日本美食史上的最出名的单品之一,能登岩牡蛎,是前田第一代家督前田利家有自信拿来招待主公织田信长的美味。在近江町市场生食了这道传说能让人充满力量的美味——空口吃完一只,攀城掠地游逛了大半天都没觉得饿。当然,也是因为晚餐早已预先订好了入选北陆米其林的天妇罗料理。位于北陆地区最繁华的商业中心“金泽片町”繁华大道后幽静街巷中的“小泉”,在暮色中亮起的小小灯牌,为内心惶惶的旅人挡住了喧嚣与时间。印象深刻的第一眼,是店里插着的那株很大的夏椿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实物。在第一次来的地方,第一次走进的店铺,莫名弥漫出一种熟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我们之前,客人只有两位精致的中年日本男女,坐在吧台靠窗的位置,精致却自带拒人千里的气场,其实也不陌生。开场菜是夏日特选冷汤,鲜甜弹牙的虾肉点缀新鲜紫苏花苞,冷冻有熟悉的柔嫩口感。仔细看汤底,竟然混杂着五月间江南才有的特别食材,莼菜!我忍不住多嘴问了店主这个莼菜是不是杭州的,“不高兴”这种不该出现在营业厨师脸上的表情奔涌而出:什么杭州啊,这里都是北陆的食材呢!连沉浸在自己亲密小宇宙中的中年男女都停下了他们热烈的对话,看了看尴尬的我。人心惶惑,菜却如常。跟着上来了北陆小香鱼,《阴阳师》里的夏天,博雅总是带来几尾鸭川的香鱼,在晴明那个宛如从荒野里截取了一块的庭院中,用炭火烤着下酒。要再过几百年,葡萄牙人才会把薄蘸面衣油炸的料理方式带入日本。绵延不绝的北陆海鲜接踵而来:薄炸海苔片上托着满满的海胆、鱿鱼、真鲷、海老。但是这种拂之不去的熟悉感到底是怎么回事?终于,那对暖昧的中年男女优雅结账离开。我的套餐也进入了园中现摘的秋葵、芦笋。最后一碗玉露茶炸时蔬天妇罗泡饭上来时,店主小泉清二郎对我们的态度也从高度的戒备变得从容悠游起来。杭州,你们是从杭州来的吗?那里也有莼菜吗?他问。莼菜在北陆也算很珍稀的食材。是的,不仅杭州,中国的江南一带,莼菜在干净的水面蔓延着,一直到天之尽头。但我们是上海来的。啊,是嘛,我的师兄曾经在上海开过一家天妇罗店。然后我就很自然地接上话梢 :是“一宝”吗?我认识的那位大概就是你师兄。“一宝”是我吃的第一家有米其林背景的日餐馆,十多年前开在环球金融中心时,慕名去吃过几次。坐在吧台,听老板关丰一郎说起大阪总店150年的历史,以及清淡的关西天妇罗用红花油,如何既能通过油炸锁住食物美味又不留油痕。高冷精致的米其林一星店,瞬间融成让孤单的异世界食客心花怒放的居酒屋阿信风。而我,就这么给这间世界尽头的小店加上了《花房姑娘》的BGM :我就要走在老路上,我就要回到老地方。◐ 图、文:原载于《LOHAS乐活》杂志专栏扫码加入乐活官方粉丝群好礼等你来拿~


环保|自然|简单|健康更多乐活专栏,点击下方图片阅读乐活专栏 | 素黑:医治软弱的自然疗法乐活专栏 | 黄玉洁:味道的终极直接点击图片订阅吧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*本站内容欢迎分享,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内容来自本站,但拒绝有商业目的的转载!

上一篇
小城生活指南 | 富阳:春江犹在,山居可期
下一篇
Nature Beauty | 健康护肤,你需要校准肌肤生物钟

说点什么: